醒世姻缘传的文学价值

2022-12-02
八字看老婆年龄

    话题:如何评价《醒世姻缘传》这本书

    《醒世姻缘传》是描写封建社会末期世态人情的长篇白话小说,以复杂曲折的故事情节和对现实入木三分的刻画取胜,具有极高的现实意义,其艺术成就并不低于四大名著,在我国古代古典文学史上也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。
    作者是清朝的西周生,但是很多专家学者其考证作者很可能是蒲松龄,至于是也不是,到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部小说对现实的反映。
    一、这是本什么书
    之所以叫《醒世姻缘》,是因为作者是想通过这本书里的人物和故事情节来警醒世人,务必要遵守封建社会的纲常礼法,切不可乱了秩序招致灾祸。
    监生晁源,本有妻子计氏,却不知餍足,又娶娼妓珍哥为妾,喜新厌旧的他对珍哥百般顺从宠爱,冷落计氏,且纵容珍哥百般凌辱计氏,计氏不堪凌辱上吊自杀。
    后世,晁源托身为明水镇狄员外家的公子,名为狄希陈,妻子计氏托生为其妾童寄姐,其猎杀的狐精则托身为其妻薛素姐,妻妾二人合力虐待打杀狄希陈,以报上世冤仇。
    这部小说虽以家庭为中心,但是视角广阔,很多故事情节都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百态,描画出了社会各阶层的面貌,三教九流无不包括。
    贪官污吏勒索无度,百姓怨声载道,临卸任还不知廉耻要百姓脱靴遗爱;商人工匠心地不善,以次充好弄虚作假,欺骗买主;秀才塾师不学无术,误人子弟,将学生当摇钱树,为争学生大打出手甚至挑起官司;大夫见死不救,故意下毒加重病情,趁人之危狠命敲诈;衙役乡约狐假虎威,百般刁难小民,勒索银钱,恬不知耻;厨子觅汉消极怠工,偷盗成性,故意使坏欺负主家;婢妾娼妓不守妇道,与人私通;三姑六婆乡族伯叔,趁孤儿寡母势单力薄大肆抢劫霸占其家财;市井无赖则见财就起邪念,无事生非,敲诈勒索习以为常。
    二、有哪些极具特色的人物
    这本书精心塑造了中国文学史上一个独特的叛逆妇女形象——薛素姐。她上世为狐精,被晁源猎杀,剥皮弃骨,处心积虑施以报复,后世托生为狄希陈的妻子,不止性情乖戾,剽悍异常,而且对封建社会提倡的三从四德弃之如履,全然不守妇道,对狄希陈百般虐待,轻则破口大骂拳打脚踢,重则严刑拷打监禁折磨,变着花样的折磨他。针刺、棒打、钳夹、炭烧、口咬牙撕无所不用,收拾的狄希陈见她就像猪羊见了屠夫,吓得脸色蜡黄话都说不利索。狄希陈还因她而丢了官。
    虐待丈夫之外,动辄辱骂公婆,诅咒父母,导致父母与其断绝关系,兄弟对她敬而远之。最后,她的公婆和父亲均被她气死。
    挥霍无度,不善治家,公婆死后,却还要霸占财产。
    喜好自由的她,对妇人不得随意出门的规定嗤之以鼻,尽管多人反对,她依然故我,撒泼使性,每每成行。于是,经常抛头露面,走街串巷,烧香拜佛,逛庙会,四处游玩,还被一批纨绔子弟欺侮,衣衫不整形象全无。她不仅不知悔改,反而将怒气转到狄希陈身上,对他又是一阵拳打脚踢。
    她也全无节孝的意识,公婆在世时,从未尽心侍奉,反而经常指桑骂槐,挑起是非,在家里上蹿下跳,搞的乌烟瘴气,吵闹不断,惹得公婆屡屡气昏。
    公婆入殓她都没有服孝,也没有要做孝妇的打算,她说“我也做不成那孝妇,我也看不得那牌坊,我就有肉,情知割给狗吃,我也做不成那股汤”。
    对丈夫严刑拷打是家常便饭,但这只是身体上的折磨,薛素姐还污蔑狄希陈造反,到县衙亲自投递状文,告状不成反倒被惩罚。她的怒气无处发泄,另想出别的办法来折磨他。
    她施过巫术,砍过桃木人,在自家床底下起了坟,诅咒狄希陈早死;给他做过活道场;还给猴子穿上狄希陈的衣服,整日打骂,最后猴子不堪折磨,把她的脸抓花,扣掉一只眼和一个鼻头,薛素姐的美貌就此失去,成立面目可憎的丑陋妇人。
    一个巴掌拍不响,狄希陈惧内也不是无缘无故的,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狄希陈本身就是个贪恋美色,专干养婆吊妇行径,少廉鲜耻的人,薛素姐的乖戾有一部分都是狄希陈逼出来的。
    年少的时候就浮浪轻薄,和娼妓私缠,婚后还想着以前的娼妓,时不时睹物思人。娶了妾还不本分,又和丫头眉来眼去,如此放浪花心的纨绔子弟,薛素姐对他打骂是可以理解的,每个妇人都不希望丈夫如此。
    狄希陈受素姐拷打也是本书的精彩部分。所谓冤家路窄,薛素姐遇到仇家,血性全上来,对着狄希陈使劲各种手段花样,折磨的他不断讨饶。
    且看薛素姐拷打的方式有哪些:
    针刺 一根桃红鸾带,一头拴着床脚,一头拴着狄希陈的腿,素姐拿着两个纳鞋底的大针,望着狄希陈审问一会,使针扎刺一会,叫他招认。
    打耳光 狄希陈一只腿刚跨进房门,薛素姐起身,一个搜风巴掌打在狄希陈脸上,外边的人都以为是天上打了个霹雳,都仰着脸看天,竟不知是素姐打狄希陈
    用铁钳夹肉 一把铁钳拧的浑身上下就像张了无数的紫葡萄,哭着喊着“救人”
    监禁 床头边空处画地为牢,横栏一根线带,挂上一副门帘,如果敢出去,就打得半死 晚上让其仰躺在长条凳上,用绳子反绑着手脚,不给饭吃不给水喝,什么时候想放下才能放下他来。
    棒打 拿粗棒槌,坐在头上,冲着身上就打,少的打个200棒,多则600多,打的浑身肿胀,一个月下不了床。
    炭烧 从后面抓住衣领,把烧红的炭放进衣领里,把整个后背都烧的血肉模糊,又是一个月休养生息才见好。
    这可是自己的丈夫,终身依靠,如果不是和他有着深仇大恨,谁又能狠心如此折磨?
    三、作者对女性的态度
    作者持有严重的男尊女卑和厌女观点,这些从她对女性角色的刻画就可知晓。
    男人是女人的天,女人需服从男人,这样的观点在书中屡屡出现,而且多是出自女人之口,可见她们对自身地位的认同,男尊女卑的意识已经深入骨髓。
    晁夫人知道儿子纳了娼妓为妾,也并不恼,反而叫家人媳妇劝说儿媳妇计氏容忍,男子汉三妻四妾,是人之常情。生米做成了熟饭,豆腐掉在灰窝里,不能吹不能弹,只能自宽自解,大量点,不要生气,要她凡事忍耐。
    临出阁,薛素姐的父亲千叮咛万嘱咐,一定要恪守妇道,对丈夫百般顺从。男人是女人的夫主,就和凡人仰仗天的一般,是女人的终身依靠。就是丈夫在外边养女吊妇,这也是常事。男子们宠妾弃妻的大都是做女人的心量窄造成的。所以,女人凡事要忍耐,不可妒忌更不可泼悍。
    狄希陈花心不改,怀揣孙兰姬赠送的鞋袜和汗巾,被薛素姐发现,挨了薛素姐的毒打。狄婆子不以为狄希陈做的事过分,反倒助纣为虐,给他加油打气,说到“汉子嫖老婆,犯法么”“咱还有几顷地,我卖两顷你嫖,问不出这针扎的罪来”。
    看到薛素姐打骂丈夫的女人,看不得狄希陈受虐待,都会对薛素姐说教一番,丈夫就是天,痴男惧妇,贤女敬夫,折堕汉子的没有好人,要她千万不能打骂丈夫。
    在那个男人三妻四妾,欺负丫头,和人私通乱搞都是常事的社会,女人却只能逆来顺受,压制住内心的怒火,而且平白无故招来恶名。
    作者还写了若干惧内的故事,大意无不是女人是不值得尊敬的,蹬鼻子上脸,男人不能惧内。女人若管束了男人,那就是牝鸡司晨,乱了纲常,阴阳倒转。
    厌女则体现在作者笔下的女性,无论美丑,没有几个是恪守封建社会的三从四德的,大都是道德的破坏者,不知廉耻。
    没成亲的,都已经失了处女身份,不是和主人有染就是和邻居私通。那些为人妻妾的,则不守妇道,背着丈夫偷人,且不知克制。在作者看来,女性追求性自由那就是大逆不道,所以对于女性在性行为方面大家挞伐。
    对女性容貌与体态的描写也体现出作者的厌女观点。村野妇人长相很不齐整,歪瓜裂枣的多。不是粗唇歪嘴就是面色黢黑个头矮小,身材不是矮胖就是瘦杆,没有看得上眼的。
    长相好看的也就只有薛素姐和珍哥,但是长相好看的则都不是良善之人。薛素姐长相甚是标致,貌美如花,活似观音,但她却心如毒蝎。最后也被猴子扣瞎了一只眼,咬掉了一个鼻头,成了相貌丑陋的人。珍哥则是娼妓,虽然貌美,但是也作恶多端,不是守妇道的人。
    女人长得漂亮是罪过,肯定没有好心肠。长得丑陋的也不守妇道,总之女性的相貌没有可以入得眼的。唯一被作者青睐的女性是晁源的母亲晁夫人,她出场的时候已经60有余,只因她心存善念,遇到荒年则施粥就赈,广发粮米,救助孤弱,最后活到105岁善终。老妇人已经和年轻貌美之类的词绝缘,所以她的出现只是作者用于表达男尊女卑观念的工具罢了。
    可见,作者认为女人的相貌身材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,只要恪守妇道男尊女卑,伏低做小,才是根本。
    四、书中的现世因果观点
    生死果报之说是贯穿全书的主题,这个主题也是服务于警醒世人以正纲纪的目的。当世作恶,下世遭报应。这样简单粗暴的道理,对平头百姓来说最好接受了。
    就如晁源,前世作恶多端,乘人之危占人财产,忘恩负义,出卖恩人,喜新厌旧,抛弃糟糠之妻,且纵容小妾凌辱正妻,花心大萝卜一个,与他人媳妇私通,等等恶行,数不胜数,最后被人割了头颅。后世则遭仇人报复,被折磨的死去活来,若不是受人相助,恐怕受罪的日子还要更长。
    凌虐正妻的小妾珍哥,事发后也锒铛入狱,在监狱中度过了十几年,临死时节被打的皮开肉绽鲜血直流,恶血攻心,发昏致命,死的时候衣不蔽体,连个体面衣服都没有。后世里,她托生为狄希陈家的丫头,被寄姐想着法的侮辱,不堪忍受的一尺白绫结束了性命。前世有都可恶,后世就有多悲惨。
    欺凌孤儿寡母,霸占家财的无赖,将学生当摇钱树的秀才,故意下毒害人的不良大夫等等,他们或者妻离子散,或者不得好死。与人私通的男女,也是自食恶果,身首异处,总之作恶的人或者现世或者下世都偿还了自己作下的孽,都没有好下场。
    恶人有恶报,这些恶人的下场就是最好的见证。
    五、女性的命运
    古代女性的地位是低下的,如若生在官宦人家还尚有些福气,免于疲累和劳苦,生在村野人家则只有受苦受难,被当做商品倒卖的命运了。
    穷人家的女儿为了维持家里生计,经常被卖做官宦人家的丫头,长相齐整且手脚伶俐的可以卖个好价钱,如若长相丑陋又笨手笨脚价格则低到不如牲畜。更有运气不好的,被卖到红尘场所,成为戏子或娼妓,任人践踏和宰割。
    官宦人家的丫头,整日被人指使忙碌,稍有不慎就非打即骂,遇到歹毒的主家甚至有被虐待致死的。人命卑贱,死了也无非是赔父母稍许钱财,一领草席就打发了。
    狄希陈的丫头小珍珠就是不堪寄姐虐待而自尽,如果不是她的父母受人挑唆要报官,捉拿寄姐问官,也勒索不了多少钱财。
    狄员外在京城的时候,死了厨子,房东童奶奶给他寻了个全灶丫头,专管他们的饭食。童奶奶暗中问她,在以前的主人家时,男主人是否收用过她。丫头回说收过很久了。童奶奶又问是否生下孩子什么的,丫头回说,也就是稀里糊涂的勾当,没有生下孩子。
    当了一段时间的全灶,丫头因为做饭技术好,做人也稳当,顺理成章的成为狄员外的小妾,而狄夫人虽然心有不悦,却并不十分恼怒,在她看来,这也是普遍现象,可以接受。
    晁源在山庄修养的时候,与家人媳妇子也有不清不楚的关系。他看上了家丁小鸦儿的媳妇,背地里跟她私通,被另一个家人媳妇发现后,为了堵上她的嘴,又和她厮混在一起。而且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,三个人齐齐上阵,玩群P。
    狄希陈娶了寄姐后,对自己的丫头小珍珠也是垂涎不已,眉来眼去,和丫头也有不正当的关系。此类事情在书中屡见不鲜,可见,99%的丫头都与男主人有染,可能自愿,但大部分出自被迫,只是作为男主人泄欲的工具。表现好还有可能成为男主人的妾,也就是所谓的“收到房里用”,纳妾的说法就体现了对女性的物化以及不尊重。
    妾比不得妻子有地位,也没有迎娶的仪式,偷偷摸摸就收到房里了。收到房里也就是供男主人泄欲或者为其添丁进口的的代名词,妾就是作为工具存在的。
    因为妻妾之间等级分明,妾在妻面前就是丫头,是用来使唤的,所以妾还要尽心侍奉女主人,为奴为婢,看女主人的脸色,做低伏小,惹到女主人不顺心也和丫头一样,挨鞭子是家常便饭。
    四川刑厅吴推官在京任职时候,纳了两个小妾,她俩经常争风吃醋,打打闹闹,日子过得鸡飞狗跳。回到家乡后,两个小妾则不敢放肆了。因为和明媒正娶的正妻相比,她们也就是低贱的丫头而已。
    吴推官讨好正妻,说正妻身边人手不够,怕累着她,所以才买来这两个小妾来服侍她。可见,小妾也就是高级点的丫头而已,丫头做的事,她们一样也不会落下,且凡事都得听正妻的。正妻不发话,她们都不敢乱动,只得站墙根。
    她们俩轮流到厨房监灶,下班还要直宿,做下不是的,论罪过大小,决不轻饶。有个小妾因为起床晚了,误了正妻上庙烧香,被罚跪,而且还要头顶两块砖,正妻不发话,她们都不能动弹。
    运气好点的,年纪大点还可能放出去嫁人,如果主人心肠好点还能有稍许嫁妆,再次点还能配给家丁,夫妇二人共同效命于主人家。那运气不好的,就丢了性命。
    戏子和娼妓处于封建社会等级的最底层,受尽白眼,即使一个家丁都能凌辱她们。男主人给的戏钱或封赏都是经过家丁的手,如果不讨好家丁,银钱到不来自己的手。为了讨生活,很多戏子娼妓和家丁私通。即使她们洁身自好,也被逼的不得不和人乱搞了。
    妾和丫头地位低下命运悲惨,而地位高的妻子命运也并不是顺遂的。多有放浪的男子在外胡作非为,专宠小妾或者纳娼妓为妾,对妻子不闻不问,有的甚至纵容妾以下犯上侮辱妻子。
    有的女人虽然为地位高的正妻,却在家里十分没有地位,丫头仆妇都随便欺负她们。这些妇女,多有想不开或者忍受不了侮辱而自杀的。晁源的妻子计氏就是如此。
    无论地位如何,也无论家境何如,一朝嫁做人妇,就失去了父母的保护,成为夫家人,受苦或享福都只凭运气了。

    话题:我有几本1974年出版的书不知道值钱吗?比如官场现形记,醒世恒言,醒世姻缘传,隋唐演义等等

    好像是1元一斤,原来是5角一斤,涨价了。

    话题:明清两个朝代最具有代表性的文学作品是什么?

    代表性作品有《三国演义》﹑《水浒传》﹑《西游记》﹑《金瓶梅》等。

    话题:请问如果名著不是四大名著就一定没有它的价值么?

    既然是名著当然有它的价值啊,只是其影响不同,四大名著价值很高,是具很高的影响力。你看西游记,说唐僧谁都知道,几百年了,经久不衰,

    话题:醒世姻缘传故事梗概

    《醒世姻缘传》故事梗概:
    清•西周生
    《醒世姻缘传》以明代前期(正统至成化年间)为背景,写了一个两世姻缘、轮回报应的故事。前二十二回写晁源携妓女珍哥打猎,射死一只仙狐并剥了皮,后娶珍哥为妾,虐待妻计氏,使之自缢而死,此是前生故事。二十三回以后是后世故事:晁源托生为狄希陈,仙狐托生为其妻薛素姐,计氏托生为其妾童寄姐。在后世姻缘中,狄希陈变成一个极端怕老婆的人,而薛、童则变成极端悍泼的女人。她们想出种种稀奇古怪的残忍办法来折磨丈夫:把他绑在床脚上、用棒子痛打、用针刺、用炭火从他的衣领中倒进去,烧得他皮焦肉烂……。而狄希陈只是一味忍受。后有高僧胡无翳点明了他们的前世因果,又教狄希陈念《金刚经》一万遍,才得消除冤业。

    话题:醒世姻缘传中给族人田地的事在历史上发生过吗?

    《醒世姻缘传》故事梗概:
    清?西周生
    《醒世姻缘传》以明代前期(正统至成化年间)为背景,写了一个两世姻缘、轮回报应的故事。前二十二回写晁源携妓女珍哥打猎,射死一只仙狐并剥了皮,后娶珍哥为妾,虐待妻计氏,使之自缢而死,此是前生故事。二十三回以后是后世故事:晁源托生为狄希陈,仙狐托生为其妻薛素姐,计氏托生为其妾童寄姐。在后世姻缘中,狄希陈变成一个极端怕老婆的人,而薛、童则变成极端悍泼的女人。她们想出种种稀奇古怪的残忍办法来折磨丈夫:把他绑在床脚上、用棒子痛打、用针刺、用炭火从他的衣领中倒进去,烧得他皮焦肉烂……。而狄希陈只是一味忍受。后有高僧胡无翳点明了他们的前世因果,又教狄希陈念《金刚经》一万遍,才得消除冤业。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