算命先生不敢算哪些人

2022-08-19
五行水跟什么配最佳

    话题:为什么算命先生死活不给我算命,甚至不搭理我,却给别人算?为什么?

   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,因为我也一样,有的收摊走人,有的直接说自己是骗人的,求放过,我只说算命,别的啥也没说啊。我妈也说我外公交待过不让我去找人算命,但没说为什么,我外公也是先生,只是不在了。

    话题:请问高人,算命先生在什么情况下不愿给人算?

    算命先生以卜天问地 大悟归心之灵犀料定你这娃儿囊中羞涩的紧的情况下 就不愿给你算

    话题:有哪些人找算命先生算姻缘算得不准的?

    不准,就是求心里安慰去了,还把大好姻缘耽误了

    话题:哪些人不宜算命?

    算命这个行业,在很多人的眼中是非常神秘的。它算运知命,源远流长,到现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发展出了一定规模,易学门内分为几个不同的流派,各有所强,在现代日常生活的方法面面发挥着自己的作用。随着大家对易学的了解和深入,很多人对待算命风水学的态度从经历了从盲目的信任——盲目的反对——理智的信任这样的转变过程,鄙人姓刘,从十几岁起拜入易学门下,到现在从业几十年,年轻时也曾行游大江南北,与易学同门切磋交流,如今坐镇宝庆斋,对这个演变的过程感受很深。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将算命先生当一根救命的稻草,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这根稻草并不是谁都能用的。有哪几种人不能算命呢?诸位且听我慢慢道来。

    刘鹤霖老师:懒散怠惰者不宜算命

    算命是算什么?算人的天命和未来的运数。一个人若是算出未来二年命中财运正盛,是不是说他从此每天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做,钱就能凭空从天上掉下来了?当然不是。命中应得更该努力争取,命里有对应的是“命里无”,而非“不劳而获”。懒散怠惰者若是得到了算命结果就以为从此可以高枕无忧,从此半点不努力,那可谓大错特错,最后命里本该有的东西,也都会幻化为镜花水月,与自己擦肩而过,令人唏嘘不已。

    刘鹤霖老师:不信周易者不宜算命

    首先一种不能算命的,就是对周易算命完全不信,甚至极为排斥的人。这一类人一般有一个特点,就是不光自己不信,还要花大力气去嘲笑他人的愚蠢,更是时常抱有一种挑衅心理去接触易学。殊不知人看宇宙阴阳万象,至今依然犹如蹒跚学步,还有许多未知的秘密等待探索。科学不能解释的层面太多,世界何其广阔,周易这一有系统理论与规律的传统学问延续至今,自然有它的道理。为什么说完全不信周易的人不能算命?因为这类人必是对信念颇为执着之人,往往听不进其他言论,更有甚者甚至会产生逆反心理。算命本身就是在算前程运势,精准玄妙,逆反心理在其中是一个颇为不利的影响因素,若是受此影响,以此为依据行事,必然和本来的道路有差,对于运势来说,并不是一件好事。算命是为了让人找到方向,这样反其道而行之,不如不算。

    刘鹤霖老师:异想天开者不宜算命

    何为异想天开者?即是已经通过算命知晓了自己的大致运势,在面对结果时却不想着通过努力和调理增强自身的好运势,而是妄图寻找一些歪门邪道,“抢夺”他人的运势,损人利己,这种人,可以说是犯了算命的大忌。须知算命从来是建立在自己的先天八字命格上的,一切的调理也是针对自己的命格所做的运势强化。机会就像是鱼游走在命运的水间,通过调理能极大提高自己捕获鱼的能力,这种提升是合理且被允许的,得到的一切好的结果都光明正大,无论何时都心安理得;想要通过加害别人去满足自己的人,轻则有背正义,重则伤天害理,这样的人知命懂命即是灾难,决不能越陷越深,切记!

    以上的几种人,就是周易学界所说的不如不算的类型。须知周易算命与运势调理皆晦涩艰深,想要了解与调理最好请教门内有真才实学的专业人士,否则效果往往会适得其反,希望各位都能把握自己的命运,过上理想的生活!

    话题:算命为什么算得准?

    算命 其实如果按照科学的角度来解释就是心理学
   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算命的过程
    他们都要先问一些你看似无关紧要的事情 其实他就是在按照这些问题来大致推理
    然后 先说好话 好话说到高潮的时候 他就突然说一点不太好的事 在露出一副很紧张的样子 你就要问他 他就要钱 就这么简单

    话题:有被算命准到震惊吗?

    十年前家人因心脏病住院治疗,我陪护,同一病房的有一位50多岁的盲人,与他以及他家人的聊天中得知他是此道中人,于是就开玩笑的请他也给我算一下。与你所讲不同在于他算命是摸骨算,你都不用跟他讲生辰八字的,当然我当时是不信这个的。他没有讲我早年的事情,只是讲了我的性格等很多方面,重点是他讲了我会有两个女儿,可问题是当时我只有一个女儿,事后我也问过住院的家人,确实没有跟他聊过这个。所以我当时对他讲的也是不信的,至于推算出来性格什么的我认为是通过我们聊天来推断的。当然,我也询问了一些如未来财运等问题,他也都有解答。后来事情就这么过去了,我基本都忘记了这件事,直到2012年12月我二女儿出生。

推荐文章